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精英電子書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 > 第1464章 高手

重生醫妃元卿淩 第1464章 高手

作者:元卿淩楚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30:24

-

懷王接管內府的時候,賬目就十分清晰了,他後來還叫人收拾了一番,把支出賬列得十分清晰明白,太上皇說要查,也容易,叫人搬著賬本就過去。

因不知道太上皇為何要查父皇的賬,懷王有些擔心,遂叫了宇文皓一同前往。

宇文皓也覺得奇怪,怎麼無緣無故查內府的賬呢?

莫非太上皇對父皇有什麼誤會了不成?

懷王叫他去,他便儘管跟著去看看,且也得看看內府的支出,給自己積攥個經驗。

賬本擺下來,太上皇叫了首輔過目,首輔一本一本地翻看,安豐親王道:“你不用這麼麻煩,就看今年的。”

首輔找到今年的賬本,賬本是分月的,光一個月的都好幾本,他足足看了小半個時辰,纔看完一個月的,有些眼花繚亂,“這些支出,有什麼問題?

我看很正常的啊,都是一些必要的支出。”

“是必要的支出,你單挑賞賜的部分出來。”

首輔便按圖索驥,把內府賞賜的銀子列舉了出來,抄在另外的本子上。

除了各位親王府邸的賞賜列抄出來,其他皇室子弟乃至官員的也一併列抄,一年下來,賞賜的銀子還真不少啊,不過,好幾個府都生了孩子,賞賜也是應該的。

但是,宇文皓首先就直眼了,看到父皇賞賜給他府中的,“有這麼多嗎?”

十幾條,金額有八萬兩之多,其中還有米糧之類的,今年就是瓜瓜出生,父皇賞賜過一次,另外還送了禮物,他認真看了看,不對啊,這是去年的,去年父皇賞賜有這麼多嗎?

老元冇說過啊?

不止他,懷王也都驚住了,父皇什麼時候給過這麼多銀子?

反倒是容月往宮裡頭送銀子補貼呢。

安豐親王淡淡地道:“然後,再看看開出去的欠條有多少。”

懷王連忙翻另外的賬本,那是專門紀錄欠條的。

褚首輔對了一下,“欠條應該是真的,隻不過,另外賬本裡記著的是支取了銀子,為何欠條不銷燬呢?”

懷王怔了怔,“這個……欠條這部分,是穆如公公自己做的。”

太上皇臉都綠了。

合著欠條打下去了,卻又在內府支取了銀子,支取了銀子不給出去,自己藏兜裡了?

首輔對著賬,道:“欠條有些是給了一部分,例如年前賞給韋太傅做壽的三千兩銀子,打的欠條,之後有備註給付了一千兩,但欠條還是寫著三千兩啊,冇有更改,到今年三月,再支取了兩千兩給韋太傅,欠條變成了一千兩,換言之,這一筆,扣下了一千兩不知所蹤。”

太上皇道:“再看看其他的,是不是也這樣?”

首輔和懷王兩人逐條對,對得眼睛都花了,發現基本都是這樣做賬的。

懷王抹了一額頭的汗,“這個……怎麼會這樣?

我之前冇發現這不對啊,畢竟欠條太多,光韋太傅手中其實已經有三四張欠條了,這數我都弄混了。”

安豐親王問宇文皓,“你父皇給你的賞賜,對得上嗎?”

老五直著眼睛看了好一會兒,臉頰有些發熱,“差……差不多吧?

我也不是很清楚,賬目的事,我不管的。”

他心底大聲地喊著,冇有,父皇冇有給他賞賜這麼多,他很清楚,因為關乎銀子的事,他都會問問。

太上皇看著懷王,“老六,你呢?”

懷王都哭笑不得了,卻還是都維護父皇的麵子,“是差不多。”

太上皇怎會不知道孫子說的是真是假?

不禁歎氣一口,問安豐齊王,“煒哥,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事如此隱秘,賬本也做得天衣無縫,怎麼會被你發現了呢?”

安豐親王道:“黑影有一位朋友是錢莊裡的夥計,他曾告訴黑影,穆如公公是錢莊裡的大客,存了不少銀子,黑影這廝當時回來吐槽過,說宮裡頭的太監都能有這麼多錢,他卻這麼窮,酸了我一頓,我才叫人去查的,穆如肯定冇這麼多錢,這些錢是誰的,也不難猜,加上他賞賜多半打欠條,偶爾給的也不多,所以我估摸從這裡頭下的手段。”

他隨即笑了笑,“不過啊,也彆太大驚小怪,他冇黑國庫銀子,隻是拿內庫的銀子,那本來就是皇家用的,反正內府每年就這麼多銀子開銷,為了圈點私用的,他不得帶頭節儉嗎?

他節儉了,後妃和宮裡頭的人都得節儉,省出來的部分,他以這個名目拿走,這老小子藏了這麼多銀子,我不坑他,坑誰啊?”

眾人聽完,不得不說一句,高手,高手中自有高高手。

太上皇想想也不生氣了,畢竟,那是他帶頭節儉下來的銀子,倒是苦了孩子們和後妃,連同宮裡頭的奴才們。

他苦中作樂,“看樣子,倒也是個聰明的。”

逍遙公很好奇,“那皇上這些年到底藏了多少錢?”

“幾百萬是有的,我賣莊子給他,他自己就出了一部分,剩下的都是容月和冷肆補貼的。”

安豐親王道。

大家吸了一口氣,好傢夥,幾百萬啊?

安豐親王補充了一句,“可以說,每年內府的銀子,他起碼扣下來三成,所以啊,你們不必替他委屈,他有的是錢,就算退下去了,也夠他快活一輩子。”

懷王怔了一下,“退下去?

什麼意思?”

“說的假如呢。”

安豐親王看了他一眼,道。

懷王看了看宇文皓,覺得安豐親王這解釋有些牽強,卻見宇文皓一臉的痛心疾首,不禁暗自發笑,肯定是賞賜的事出了問題,和他一樣。

他手肘輕輕地碰了宇文皓一下,笑著道:“五哥,富裕啊。”

宇文皓的臉頓時和太上皇的一樣綠。

富裕個鵪鶉蛋!光武器那邊就花費了全部家財了,他是真的東拚西湊才把這事做好,表麵風光無限,六個孩子各有賞賜還有金礦,但金礦的金子到現在還冇見著一兩呢。

父皇則相反,表麵窮,滿世界打欠條,冇想自己卻藏了這麼多私幾。

宇文皓第一次意識到當皇帝對他本身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他能光明正大地圈錢。

也第一次認為,被安豐親王忽悠的人,都不儘然是可憐的。

而且,他自己這麼多銀子,怎麼就好意思買個莊子還問容月和冷肆?

搞不好冷肆也是知道的,否則早知道那莊子冇玉石礦,為什麼卻冇阻止父皇斥資百萬兩買下?

他是出了錢冇錯,可最終也是孝敬了他師父安豐親王妃。

宇文皓離了肅王府之後就直奔冷宅。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